足球网上直播/井陉/足球网上直播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沙尔克04吧语文学科的共性目标与个性目标

综观教学现状,忽视学科性质,用自己的园育别人家的苗的现象,在各科教学中普遍存在,而语文教学中尤其突出:共性目标的宽化,蚕食了语文教学的领地;个性目标的泛化,丧失了语文教学的本土。可见,弄清共性目标与个性目标的关系,是促进语文教学改革稳步推进的重要保证。

一、共性目标是个性目标的指向

语文与其他学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正因为如此,便出现了“语文是个筐,什么都可装”的现象。于是乎,各科教材内容,各科教法移植于语文教学,渐渐地语文失却了本真,失去了自我。可见,语文教学实施共性目标,必须指向本学科的个性目标。

1.抓实语言训练:目标的指向。在语文学科中实施共性目标,必须指向学生语文素养的提升:重视思维训练,促进思维发展与语言发展的同向同步;重视情感教育,促进语言发展与情感熏陶的和谐统一;重视个性培养,促进语言发展与个性发展的自然和谐。例如,一位教师指导阅读课文《长江之歌》(冀教版语文六年级上册)时,引导同学们欣赏同名歌曲,目的在于增强学生对语言情境的感受、语言内涵的理解、语言情感的表达。但是,如果仅让学生听听唱唱这首歌曲,而不与本课的教学目标有机地结合起来进行有效的语言训练,那便是画蛇添足。

2.解读语言文字:目标的载体。语文教学要借助语言文字来实现教学目标。脱离语言文字实施共性目标,语文教学必然失去自我。教学中,要通过对语言文字的解读,借助语言形象的想象和展示、语言空间的开掘和拓展、语言内涵的挖掘和感悟,将语言发展、情感熏陶、美育渗透、思维训练有机融合起来。

3.借助言语活动:目标的依托。语文教学中实施共性目标,载体是语言文字,借助言语活动。语言文字只有通过言语活动,才能转化为学生的言语能力。语文教学只有借助言语活动的动态过程去实施共性目标,才能体现语文学科的本质。如,阅读《卢沟桥的烽火》(苏教版语文六年级下册),有学生说:“如果敌人真有士兵失踪,为什么不让他们去搜查呢?如果让他们搜查,不就可避免这一事件吗?”对此,教者未简单纠错,而是先肯定学生敢于发表见解,既而引导细读深思,整体联系,发表看法。

学生1:“我认为鬼子根本没有士兵失踪,如果真的失踪了,可在白天与我们交涉,为什么要晚上呢?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的呢?这说明他们心中有鬼。如果失踪了,为什么要全副武装地与我们联系呢?可见,说士兵失踪是寻找借口,蓄意挑衅。”

学生2:“我认为他们是在耍阴谋。你们的士兵失踪了,向我们查询,态度应该温和,为什么要气势汹汹呢?他们是要故意激怒我们,这是蓄意挑衅。”

上述过程,既是语言的理解,又是情感的感悟;既是语言训练,又是思维训练,诸多目标都融合于“细读深思,整体联系”的言语活动之中。

二、共性目标是个性目标的融合

学科教学,既指向于本学科的个性目标,又指向于各学科的共性目标。因此,没有哪门学科个性目标的达成能孤立地进行,语文学科尤其如此。共性存在于个性之中,离开各学科的共同关注,共性目标则不复存在,个性目标也失去意义。而将共性目标融于个性目标中进行,既能为共性目标的达成固根培源,又能为个性目标的实施拓展空间。

1.激发情感,强化语言表达效果。在语文教学中,语言发展须融合情感熏陶,语言的学习过程须重视情感因素,让语言因情感而鲜活。如,阅读《听爷爷说汉字》(苏教版语文四年级上册),一位教师这样导入:“同学们,如果你在国外求学,面对的是陌生的人群,听到的是陌生的语言!有一天,你正在大街上散步,突然间,一商店的霓虹灯猛然闪烁出一行汉字。此时此刻,你心情怎样?”让学生在孤独寂寞中去感受祖国语言――汉字给自己带来的温暖和慰藉。有的学生说,看到汉字,我好像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看到了祖国妈妈的笑脸。有的说,看到汉字,我仿佛看到了家乡无边的田野,弯弯的小河;好像看到了自家温馨的房间,妈妈慈祥的笑脸。教师又引导学生谈感受,有的学生说,汉字的博大精深,是任何民族的语言不可比拟的。从小小的汉字中,我们感受到了中华民族的聪明才智。有的说,在人类文字的宝库中,汉字如同一颗璀璨的明珠,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折射出中华民族的聪明和才智。这样,激发了学生的语言,增强了语言表达的效果。

2.思维训练,把语言活动引向高效。思维是语言的内核,语言是思维的外壳,将思维训练与语言训练融为一体,可求得言语活动的高效:借助思维训练,理清思路,可促进语言理解和表达的清晰;借助思维训练,深入思考,可促进语言理解和表达的深刻。如,凡卡在梦中见到爷爷在念他的信,这说明了什么?(人教版语文六年级下册《凡卡》)这一问题内涵丰富,容量较大,学生难以理解,教师可以这样引导:凡卡为什么会梦见爷爷在念他的信?――逆向思维,弄清前因;凡卡醒来后情景会如何?――顺向思维,合理推测;凡卡的希望为什么不能实现?有哪几个方面的原因?主要原因是什么?――多向思维,探究内涵;凡卡的命运与卖火柴的小女孩命运相似吗?为什么?――横向思维,联系理解。这样,学生就能深刻理解以凡卡做梦结尾的内涵。

3.拓展宽度,让言语活动步入境界。把学科教学置于广阔的文化背景之下,这是各学科的共同目标。在语文学科中实施这一目标,在于让语文资源更厚重,让言语活动更充实,让言语活动步入境界。语文背景材料极其丰富,只有认真选择,科学运用,才能拓展宽度,掘进深度,提高教学效率;而不分主次,无限拓展,则会冲淡主题,浪费时间,影响教学效果。如,一位教师教学《晏子使楚》(人教版语文五年级下册),花10多分钟让学生阅读资料,了解春秋末期“七国”的地理位置、国力强弱、相互关系等。初看学生的视野开阔了,但花这么多时间,让学生去了解与文本阅读关系不大的内容,实在是反客为主。事实上,故事背景在课文第一二两节已有明确交代:“春秋末期,齐国和楚国都是大国。”“有一回,齐王派大夫晏子去访问楚国。楚王仗着自己国势强盛,想乘机侮辱晏子,显显楚国的威风。”对此,一位教师指导学生认真阅读,细心揣摩,学生就能了解故事背景:齐国和楚国都是大国,论国家的大小,两国不分上下,但论实力,齐国不如楚国。楚王认为自己强大,不把别的国家放在眼里。

在整体阅读课文,把握了晏子与楚王斗智斗勇的经过后,教师又这样引导。

师:一个使者,能从容地对付不可一世的国王,这是为什么呢?

生:晏子凭借的是勇敢和智慧,没有勇敢,便不敢与楚王斗;没有智慧,便不能在斗争中取胜。

生:晏子之所以能机智勇敢地与楚王斗,并最终维护了国家的尊严,一个重要原因是背后有强大的祖国在支持着他。国家的尊严由于晏子的机智和勇敢得到了维护,晏子个人的人格尊严也由于国家的强大而得到了维护。

师:说得太好了,没有祖国的强大,晏子就难以与楚王进行斗争并最终取得胜利,没有晏子的勇敢机智,国家的尊严也就难以得到维护。

上述案例中,教师把故事背景巧妙、合理而又有效地融合于文本的阅读感悟之中,使得故事背景对人物的凸显作用那么清晰,使人物对故事背景的依托作用那么明显。由此可见,面对浩如烟海的背景材料,教师要审时度势,认真权衡,如文本交代的背景足以让学生去阅读感悟,就无须多此一举。

三、双向目标――实施过程的统一

叶圣陶先生明确指出,语文“这门功课是学习运用语言本领的”,“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都有两方面的本领要学习:一方面是接受的本领,听别人说的话,读别人写的东西;另一方面是表达的本领,说给别人听,写给别人看。口头语言的说和听,书面语言的读和写,四种本领都要学好。”可见,“发展语言”应是语文教学的“第一要义”,舍此就不是语文。因此,实施语文课程改革,必须强化学科意识,凸显学科本质,重视语言发展,把“精神提升”、“思维发展”、“个性张扬”和“语言发展”融为一体,坚持同时、同步、同向,实行共性目标与个性目标有机统一。

1.语言发展与精神提升的和谐。语言系统的丰富与精神世界的提升,须统一在同一过程中,实现语言与精神的和谐同构。离开语言发展,精神境界的提升会成为空中楼阁;舍弃精神提升,语言系统的丰富会缺乏生机。为实现语言发展与精神提升的统一,须引导学生走进教材,以课文情境和情感、作者情感和情思、课堂情境和情趣去撞击学生心灵,增强他们的情感体验,使他们在语言学习中得到语言的发展,情感的陶冶。

(1)形象理解与形象熏陶。阅读中引导学生展开合理想象,可还原语言描述的形象,再现语言蕴含的形象,使学生产生如临其境,如见其人,似闻其声的心理图像。因此,教学中可借助形象的想象和描述,培养学生的语言感悟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并让学生受到形象的感染和情感的熏陶。如:“这庄严的宣告,这雄伟的声音,经过无线电的广播,传到长城内外,传到大江南北,使全中国人民的心一齐欢跃起来。”(人教版语文五年级下册《开国大典》)一位教师这样引导:你觉得这庄严的宣告,这雄伟的声音,经过无线电的广播,传到了哪些地方,在你面前出现了怎样的情景?通过想象,学生进行了全方位的描述。有的说,这声音传到城市,大街小巷彩旗飘扬,男女老少欢天喜地,大家敲着锣,打着鼓,欢呼新中国的诞生,欢庆人民的解放。有的说,这声音传到农村,田间地头,村前村后,到处锣鼓喧天,人们都拥出家门,欢呼着,高喊着,一个个激动万分,不少人高兴得热泪盈眶……这样引导,就能使学生通过对语言的形象理解,获得情感的熏陶。

(2)深刻理解与深切感悟。语言情感与语言文字的整体联系,构成了有血有肉的鲜活文章,使得我们面对的课文景物是那么鲜活,人物是那么活灵活现,情感是那么真切,为阅读教学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提供了凭借。为此,在教学中可抓住语言文字与语言情感的聚焦点引导学生探究,使他们对语言内涵的理解更深刻,对语言情感的领悟更真切。如,阅读《美丽的公鸡》(冀教版语文二年级下册),一位教师这样引导:①如果你们是啄木鸟、蜜蜂、青蛙,你们觉得自己美吗?为什么?――设身处地,正面理解。②你们都认为自己美,那为什么又不去跟公鸡比美呢?――叙谈体会,反面理解。③如果那只跟人比美的公鸡来到你面前,你会对他说些什么知心话?――现身说法,升华理解。这样融语言意义的理解和语言情感的表露于一体,就能达到对语言深刻理解和情感深刻领悟的统一。

2.语言发展与思维发展的同步。语言是思维的外壳,思维是语言的内核。可见,背离语言发展的思维训练必然是空乏的,而缺乏思维参与的阅读感悟无疑也是肤浅的。只有坚持语言发展与思维训练的有机结合,实现语言发展与思维发展的同步,这样的阅读感悟才是有效的。

(1)深化思维,使语言文字变成形象画面,才能使语言获得生命活力。学生有了一定的表象积累,在听读训练中,还须教者合理引导,有机点拨,如:“‘奶奶!’小女孩叫起来,‘啊!请把我带走吧!我知道,火柴一灭,您就会不见的,像那暖和的火炉,喷香的烤鹅,美丽的圣诞树一样,就会不见的!’”(《卖火柴的小女孩》)教师应要求学生细心阅读,联系全文,合理想象,进而让它们描述。有的学生说,小女孩身着破烂衣服,在刺骨的寒风中,在冰冷的雪地上,高举着双手向奶奶发出凄惨的叫喊,她要奶奶带她离开这黑暗的世界。有的说,小女孩骨瘦如柴,衣服褴褛,浑身上下冻得红一块,青一块的。在火柴的亮光中,她看到了世界上唯一疼她的奶奶。她哭喊着,呼叫着,要奶奶把她带走!带她离开这个世界!可见,学生已走进课文,走近人物,感受到了语言的形象,触摸到了语言的灵魂,进入了心与心相通、情与情相融的境界。

(2)多向思维,探究语言意义。小学生思考问题,问题与目标间多呈直线联系。这种直线型的答问模式很难使他们的思维迸发出智慧的火花,也很难具体、形象、深刻地感悟语言。可见,语言解读中须引导学生多角度思考,多层面分析,使问题与目标之间构成由点向面的拓展和由面向点的聚焦。如:“这幅画一直挂在我的书桌前,因为我需要它。”(《挑山工》)一位教师这样引导学生理解这句话的内涵:“作者在什么时候需要它,需要什么?”这样,学生的思路就出现了多向性:有的说,在他遇到困难的时候,需要挑山工勇往直前、不畏艰难的精神,以鼓励自己战胜困难。有的说,在他遇到挫折的时候,需要挑山工那坚持不懈、百折不挠的精神,以激励自己坚持到底。有的说,在他工作马虎、不求上进的时候,需要挑山工脚踏实地、步步求实的精神,以勉励自己毫不松懈。这样,寓语言理解与语言表达于一体,寓语言训练与思维训练于一体,既能凭借语言促进思维的发展,又能借助思维加深对语言的感悟。

3.语言发展与个性张扬的融合。语文学科中发展学生个性,就在于让学生在语言解读实践中形成自己独特的感受;在语言表达实践中展示自己独特的个性。因此,在阅读教学中,要把鲜明个性的培养融于语言发展的目标之中,切忌忘记学科本身、离开语言发展而另起炉灶。

(1)提供个性解读空间。对于体现个性思想、展示个性语言的课文,不仅要教出个性,更要学出个性。要为学生提供语言解读的空间和个性发展的空间,让学生在文本解读中张扬个性,舒展心灵,发展语言。请看《滥竽充数》(苏教版语文五年级上册)的教学片段:

师:学了课文,你想对课文中的人物说些什么?

生:我会对南郭先生说:“自己没有本领可以向别人学,学到本领后再到乐队里来。怎能一点本领没有就去蒙骗别人呢?”

生:我会对齐宣王说:“齐宣王啊,你是一个国王,做事竟这样马虎。如果你留心一点,南郭先生就混不下去了。”

生:南郭先生的同事也有责任,如果他们真心诚意帮助他,他肯定不会一直混下去。

如果都像上述老师这样善于引导学生对文本进行多角度的个性化理解,那么,学生对语言就会有更深刻、更深切的感受,而他们的创造能力、个性品质也会得到充分的发展。

(2)提升个性解读效果。在提倡珍视学生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的课堂上,学生往往神采飞扬,语言流淌,充分展示自己的个性,而由于认识理解能力的限制,学生的“独特”往往良莠并存。教师要及时矫正认识偏差,把握好文本价值导向;要巧妙引导思维方向,让“独特”循着合理思维发展;要提升思维层次,让“独特”体现良好个性品质,增强个性解读效果。请看《秦兵马俑》(苏教版语文五年级下册)教学片段。

师:读了课文,我们具体感受了享誉神州的珍贵历史文物――秦兵马俑。看到这些惟妙惟肖的兵马俑,你认为我们最要感谢谁?

生1:我认为最应感谢的是第一个发现秦始皇兵马俑陶片的农民。否则,兵马俑就可能一直沉睡地下,我们就没有可能看到它。

生2:我最想感谢秦始皇,没有他,就没有如此浩大的工程,就不会有惟妙惟肖的兵马俑。

生3:我觉得最应该感谢写这篇文章的作者。以前只听说有兵马俑,但没有亲眼目睹。作者把兵马俑描写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使我们好像来到了现场。

生4:我认为最应感谢的是古代那些建筑秦始皇兵马俑的劳动人民。没有他们,哪有兵马俑呢?

师:说得都有道理。如果我们要把这些原因排排队的话,你认为该怎样排呢?

生5:我认为,首先还是应该感谢古代劳动人民,没有他们,秦始皇去发动谁实施这一工程;没有这一工程,那个农民到什么地方去发现兵马俑的陶片;没有农民的发现,兵马俑怎会重见天日;兵马俑不能重见天日,作者怎能写出这样的文章。

无可否认,从生1到生3的发言都是他们的独特感受。但如果仅有生1到生3超越文本的独特,而缺少生4出于文本的独特,或者只有生4出于文本的独特,而缺少其他3个同学超越文本的独特,其效果都将大为逊色,而如果只有前4个同学的独特感受,而没有老师点拨引导下第5个孩子的综合梳理,结果也会大打折扣。可见,提倡珍视学生的独特感受,必须突出文本的价值取向。

作者单位

江苏省泰兴市襟江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