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网上直播/井陉/足球网上直播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青海都市频道14岁成名,2次战胜癌症,8次主持春

    最近,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朱迅在一档综艺节目上,讲述了自己六年的留学经历。

    她说,教授汉语将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它打开了文明之门,开辟了一条梦想之路。

    很多人被朱迅的这段话圈粉,尤其是在节目中,朱迅依然保持着她一贯的身材。

    棕色卷曲的卷发和同色的卡其色裙子,聪颖优雅。

    让人不得不称赞朱迅在事业和生活上的实力。

    不过说起来,朱迅的生活并非一帆风顺,而是经历了许多艰难困苦。

    老朱家有三个丫头:红红、昉昉、三儿,朱迅是老朱家的三丫头。

    出生书香门第,从小是乖乖小女顺从努力,爱读书、禁恶习,服从安排。

    当然,偶尔也有人生奇遇。

    14岁那年,在一次巧合下,朱迅懵懵懂懂的完成了自己大荧幕的处女秀,担任中央电视台《我们这一代》的小主持人。

    第二年,她陪着姐姐前往剧组试镜,结果姐姐落选,朱迅被导演田壮壮看中。

    彼时,导演田壮壮意味深长地说:“她的眼里有渴望。”

    于是这份被敏锐捕捉的渴望,让朱迅成了电影《摇滚女孩》女主“小小”。

    朱迅一片成名,片酬比父母月薪加起来还要高上10倍。

    但田壮壮提醒她说:“别演戏,学一门一生受用的本领。”

    接下来的时间,朱迅一直咀嚼着导演的话。

    最终,她决定推掉5部片约,远赴日本去学习能终身受用的本领——主持。

    虽然家中二姐已经在日本生活两年,但漂洋过海的日子依旧不好过。

    “钱才是尊严的屏障。慢慢我就知道,只是生存,就足以让我拼尽全力”。

    朱迅在异乡的第一份工作是打扫厕所,那是一栋18层的高楼。

    上班第一天,“领班身先士卒的给我做示范,他就像洗茶杯一样把小便池擦得干干净净,连漏口边上的黄渍都细心地用手指抠掉”。

    清理完之后,领班转头问她,“看明白了吗?”

    看着眼前这张有些扭曲变形的脸,朱迅只能忍住恶心埋头苦干。

    在厕所里忍受恶臭清理的时候,朱迅就把自己想象成某个戏中的主角,“今天是勾践,明天是苦菜花,后天是阿信”。

    她不停告诉自己现在不过是卧薪尝胆、体验生活。

    可这终究不是演戏,而是赤裸裸、活生生的现实。

    三个月后,朱迅换了一份在餐馆刷盘子的工作。

    比扫厕所好一点,但这份工作同样不允许戴手套。

    结果一双手长时间浸泡在洗洁精里,不到一个月,她的手就变得粗糙并开裂。

    但朱迅还是没有离开,“因为在这里可以练习口语,你知道当我逐渐听懂别人讲话时有多兴奋吗”?

    就这样,在日本摸爬滚打近一年后,朱迅终于考上了日本亚细亚大学经营学系。

    和通知书一起寄来的,还有一年近12万人民币的高昂学费账单。

    没办法,朱迅只能一天打好几份工。

    但因为劳累过度,她患上了血管瘤。

    然而比患病更悲伤的,是她和母亲的关系。

    第一次手术父母没来探望,而且手术失败。

    第二次手术,妈妈只来了半个小时,放下半个西瓜,就匆匆离开。

    朱迅疼得没法吐籽,只能咽下去,半夜疼醒,血水、泪水和纱布粘在一起。

    彼时朱迅委屈地说:妈妈走的特别坚定,在机场头都不回,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这是朱迅最痛苦的“至暗时刻”,但她不恨母亲,她觉得天下有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的?

    只是不理解母亲为何如此狠心。

    最终朱迅一个人攒钱做了手术,又在术后更加努力赚钱攒学费。

    似乎是命运的关怀,在她与生活抗争的时候,《摇滚少女》也从院线突围,风靡日本。

    于是,朱迅获得了日本NHK的面试机会,并被安排主持一档汉语教学的栏目。

    不久前还在湿臭厕所里清扫的女工,此时已是50万观众口中的“朱先生”。

    而在日本只有三种备受尊敬的人才可称为“先生”——议员、医生和老师。

    自此,朱迅的事业迎来了全盛时期。

    她先后主持了《今晚》《中日歌会》等多档大型直播节目,并出演电影《BANSU KO GALS》《三巨龙》,成为日本主流媒体中唯一的中国大陆女孩。

    但就在这时,朱迅的母亲意外患病。

    白内障加青光眼,脖子里长了两个瘤子,半年内开了三次刀。

    也同那一晚躺在医院里一样,朱迅面临着自己的选择,要不要回去照顾母亲。

    妈妈并不爱自己,这根刺,在朱迅的心里从大学时候就扎进去,每一次母女相见,都是痛。

    但每一个孩子都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

    朱迅最终决定:回国发展,陪伴家人。

    后来朱迅的母亲在节目上回忆了这段往事,她说:

    因为朱迅家里有三个姐妹,大姐孤身一人居住在加拿大,朱迅与二姐同在日本,对他们俩比较放心,所以想陪一陪大女儿。

    每次朱迅送她离开机场的时候,她不回头是怕自己会不舍得、哭的一塌糊涂。

    原来不是薄情寡义,而是一个母亲为孩子反复权衡的选择。

    有着自己的难,也有着自己的爱。

    朱迅和妈妈彼此解开了心结,朱迅说,那段时间,是最好的日子。

    那段时间确实是朱迅前半生中最灿烂的日子,和母亲关系缓和,然后她从几百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央视《正大综艺》的主持人。

    从容大方兼具俏皮活泼的主持风格,不仅让《正大综艺》收视率再上新高,也让朱迅成为最受欢迎的央视主持人之一。

    当然,更让她遇到了一生挚爱王志。

    那时候非典疫情爆发,央视台里组织各个节目组的主持人,一起参加合唱节目《众志成城》。

    两人以此相识,并渐渐熟络,后来,王志主动打电话给朱迅,说自己正在看她主持的《正大综艺》,夸她出外景的状态很好。

    而朱迅的父亲也喜欢看王志在新闻上的采访,说他“是个好记者”。

    就这样,两人慢慢越走越近。

    2003年,朱迅的父亲被诊断出肠癌,远在阿根廷主持节目的她第一时间想到了王志。

    后来,王志不仅找了最好的医院,还主动照顾起了朱迅的父亲。

    每次给父亲打电话,父亲因为虚弱说话有气无力时,接下电话的人都是王志。

    等朱迅工作结束回国,组里的同事笑着问她,打算怎么报答王志?

    朱迅想了想,半开玩笑地说:“大不了以身相许呗。”

    没想到另一边,王志却连连对朱迅道歉,原来为了能每天来病房照顾她父亲,他对外说病人是自己的爸爸。

    之后,又当着朱迅的面,王志认真地对她的父母说:“我希望能请求二老同意,让我来照顾'三儿’一辈子。”

    虽然对王志很欣赏,并且深怀感激,但朱迅不想草率决定。

    思虑再三,她打算和王志一起去他的家乡走一趟。

    走进偏远的湖南山村中一间破败的房屋里,在那一刻,朱迅决定嫁给王志。

    她知道,一个凭着毅力和勇气翻越大山,踏着泥泞长路来到她面前的男人,才是真正可以依靠的男人。

    结婚前,王志曾许诺“永远不会让朱迅洗碗”,婚后也兑现承诺,从未让朱迅淹没在家务活儿的琐碎里。

    但命运似乎有意捉弄,2007年,在一次例行体检中,朱迅被查出了甲状腺癌。

    但她只对医生说了一句,“等我把舞蹈大赛的直播做完再手术,我想给自己个交代。”

    就这样,她又硬生生将癌症挺了一个月,才住进了医院。

    不同于多年前生在腋下的瘤子,这次的肿瘤逼近声带,手术难度很大,稍有不慎就会伤及声带。

    做完手术醒来,我的第一句话是:“声带还在?听见自己的声音,我当时就哭了。”

    甲状腺切除后,朱迅的免疫力很差。

    身边有人感冒,她肯定第一个被传染,经常在台上咳得不能自已。

    对此,朱迅调侃:“谁要没进过几次医院,都不好意思说自己长大了。”

    当然,她敢多次进医院,也离不开家庭的鼓励。

    如今,朱迅和王志已携手走过17个年头,婚姻的温暖却从未褪去。

    反而帮助朱迅在家庭和事业之间找到了平衡。

    从《正大综艺》《周末喜相逢》到《神州大舞台》《非常6+1》,再到《星光大道》,央视每离开一主持人,朱迅就接手一个老节目。

    最多的一个月,她同时主持了“二十多档节目”。

    但三千烦恼,“不及吾儿一笑”。

    有句话说,这世间唯有一种英雄主义,那便是在看透了生命的本质与痛苦之后,依旧能够热爱生活。

    朱迅便是如此。

    为事业放弃成名,为亲情放弃事业,又为梦想走出家庭。

    走的每一步都有割舍,却不是牺牲,而是坚持追求真正渴望的东西。

    所以无论眼前的困境有多窘迫,她依旧选择硬梗着脖子,在舞台上笑靥如花。

    她的幸福,也并非拥有得最多,而是吃了太多苦,她才会觉得尝过的每一份甜,都是幸福的滋味。

    她曾在新书《阿迅》的封面写道:“我曾遍体鳞伤,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

    是啊,人生之路,不管怎么千疮百孔,就是一个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

    没有人能永远地站在幸运女神的肩上,但可以更靠近。

    重要的也不是你能走多远,而是你有没有拼尽全力给自己一个交代。

    “与困难正面对峙,把自己逼进极限,拼死努力,最后老天也会出手相助!”